接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接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子赴韩国求美失败花8万整容变毁容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13:51 阅读: 来源:接头厂家

“韩剧里的明星都那么漂亮,我就决定一定要去韩国整容。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错的,简直是花钱买罪受。”说到这儿,小禾哭了。两年前,“迷信”韩国整容技术的小禾在朋友的介绍下去韩国做了整形手术。然而,此后在她拆下纱布后的两年里,每当在镜中看到自己整形失败的脸,除了痛苦和懊悔,再没有别的滋味。今年11月,四处寻觅整容修复手术医院的小禾被一个国内整容公益救助项目选中,该项目在全国范围征集先天及后天性容貌缺陷者、见义勇为容貌受损者及对来自国内外美容手术失败者,免费对其进行修复及法律援助。

国内整过两次容还要去韩国

“女孩哪个不爱美呢?”今年39岁的小禾(化名)是山东姑娘,是韩剧的忠实“粉丝”。“看见韩剧里的女主角都那么漂亮,,就决定要去韩国彻底整一次,去一次也不容易。”

在去韩国整容之前,小禾已经在国内做过两次小的整形手术。“第一次是在济南做的双眼皮和开眼角,花了9000多元,后来又在北京做了鼻子,花了18800元。”做完后,小禾从单眼皮变成了双眼皮,但她还是觉得不够美。“第一次做了双眼皮之后其实非常自然,但我总想让眼睛再大些。”

就在小禾琢磨着去韩国整容时,一个朋友告诉她,自己的老公是韩国人,他的姨夫就是韩国一家整形医院的院长,名气不小,姓韩,给很多明星做过整容手术。朋友还称,因为这层关系,可以让院长本人来做手术。“当时觉得能找到院长亲自做手术很不容易,就动心了。”

“著名”整容机构很简陋

2011年10月12日,小禾和几个朋友来到了韩国。刚下飞机就直奔位于首尔江南区著名的“整形一条街”——狎鸥亭洞。据了解,这条以狎鸥亭洞十字路口为中心,东至清潭十字路口、西至新社十字路口,约3公里半径范围内的区域里,就聚集了几百家整容医院。

“我们要找的地方就在这条街上,在一个类似办公楼的第五层。”走进这家整容机构,小禾有点不敢相信一家著名的机构就开在这种位置。“一个狭窄的过道通向院长办公室和手术室,过道的墙上挂着医生和很多看上去像是明星的照片,下面的介绍都是中文,很奇怪。”

小禾描述那间所谓的手术室时,连说了四五次“简陋”。“简直和中国的机构没法比,就是一间几平米的小屋,中间一张床,四面都是白墙,什么都没有。”这到底是不是一家确有资质的机构,小禾也说不清楚,“都是韩文,看不懂啊。”因为语言不通,一名机构的翻译人员和院长接待了小禾。“我提出要把眼睛做大,垫下巴,还想瘦脸,院长都直接点头,翻译告诉我没问题,都能做。”

小禾称,在谈价格时,翻译人员报价十几万。“因为有关系,后来朋友帮我谈妥的价格是8万左右,我都没想到一家正规的机构能优惠这么多。”

医生的冷漠和敷衍让我心寒

第二天,小禾再次来到机构开始做手术。“开始因为钱没到账,我在手术台上躺了将近40分钟,都没人管我。直到钱到了,院长才来。”小禾说,这位韩院长有一个中国的银行账户,“让我把钱汇到了那个账户上,说是可以节省时间。”

终于可以做手术了,“一开始的输液都扎跑了好几次。”更令小禾诧异的是,这位韩院长的态度极为冷漠,做双眼皮和开眼角之前,“他几乎都没怎么正眼看我,也不说话,更别说仔细地帮我设计一下,直接就让我上了手术台。”

小禾感觉只过了十分钟,垫下巴手术就做完了。“按说做假体植入,医生怎么也得仔细端详一下,假体做多厚、什么形状吧?可他给我做完眼睛直接就给下巴打了麻药。翻译一再告诉我没有疼痛,可那一针麻药下去,整栋楼都能听见我的惨叫,在外面等我的朋友都吓到了。”

第三天,是小禾的面部吸脂手术。“翻译告诉我采用的是韩国最先进、最流行的扫脂手术,先扫脂,再用机器做面部收紧。后来我回国咨询专家,才知道这种韩国所谓最先进的技术,在中国早就被淘汰了。”由于惧怕遭受之前的疼痛,小禾强烈要求做全麻,“她们又让我交了2000块人民币,才找来了一个麻醉师。”

小禾说,手术当天下着大雨,当她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时候,头上缠着纱布,眼睛也由于前一天的手术后遗症而看不清楚东西,小禾蹒跚地被朋友扶到走廊过道里的一张窄床上休息,“雨就在外面下,我的心都凉透了。”

看到的是我嘴歪眼斜的样子

谈到术后,小禾的语速也加快了。10月14日当天,接受完韩院长所有手术的小禾,仅带着两张纸和持续的肿痛离开了韩国。一张是翻译写的只有简短几行的术后注意事项。另一张是整容机构开具的“出入境证明”。因为头上缠满胶布,加上肿,小禾形容自己当时像一个“猪头”,和护照上的照片完全“对不上”,这张证明让她得以顺利回国。

尽管经历了一系列的麻烦,小禾还是坚信手术结果一定是成功的,但没想到的是,这种深信不疑给她带来的是更彻底的打击。

“回国三天后,摘了胶布脸就动不了了。”小禾说,回国五天后,就去国内的医院做拆线。“光拆眼睛我就去了三次,到处是线头。医生问我眼睛是不是做坏了,因为伤口太深,左右眼还不一样大。”第7天为下巴拆线,也没发现任何改善。“朋友看我都是异样的眼神,我问她们我下巴有没有翘一点,她们说根本看不出来。”

半月后,小禾依旧面部肿胀、眼睛大小不一、下巴毫无变化甚至出现硬块。在害怕和担忧下,她每隔几天就给那家韩国机构打越洋电话,翻译人员却一直安慰她说“都是正常,会好的”。“那时候我还在自欺欺人,认为这是恢复期,之后就会好的。”然而一天天过去,小禾发现自己的脸不但没有任何好转,反而“像是面瘫了一样,嘴直接歪了,喝口水都从嘴里流出来,自己还没感觉。脸不仅没小,还更大了。”

由于朋友的关系和跨国的麻烦,小禾没有再想去韩国讨个说法或者追究责任。“朋友说如果做的不满意还可以回韩国修整,我直接拒绝了,彻底对韩国绝望。”

乱唐ol

狼烟Online超V版

萌卡篮球无限版

创彩彩票下载安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