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接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变了味的列车盒饭

发布时间:2020-03-04 06:37:48 阅读: 来源:接头厂家

正月过后,一年一度的春运大戏在喧闹中落下帷幕。但伴随春运而来,对吃在列车上的问题讨论甚至讨伐声,却并未因此烟消云散。当一份小小的盒饭被放大成“舌尖上的火车”,当民众对铁路部门的吐槽不断时,“列车盒饭”,这个今年春运期间最热门的话题,餐饮行业中最特殊的领域,究竟存在着怎样的问题?

变了味的列车盒饭

文/本刊记者 司雯

2013年春运初始,有关列车上“天价盒饭”的新闻便已经在网络和各大媒体中炒得沸沸扬扬,众多旅客纷纷吐槽,指责铁路部门供应的盒饭价格高、数量少。这份口水战从初一打到十五,并有愈演愈烈之势。

无奈的昂贵餐饮

早在多年以前,列车餐车就成为了大众诟病的“暴利特区”,旅客迫于无奈掏钱购买,并不意味着这些高价盒饭就具有天然的合理性。

铁路巨大的客运量,使列车餐饮服务蕴藏着巨大商机,因此也被不少经济界人士称为“餐车经济”。然而,作为铁路收入的一部分,列车餐饮服务不但价格偏贵,且旅客满意度较低。更有甚者,由于列车上虚高的食品价格,乘客们不得不在火车上食用方便面或自带食品充饥。

实际上,早在2011年,铁道部就出台了《动车组列服务质量标准》,要求“要保证旅客列车有2元以下矿泉水、15元以下盒饭等供应,且不得断供”。但从有关媒体的调查显示,列车上,便宜的盒饭和水不是没有,但都被“藏”了起来,摆在餐车吧台上的,只有标价数十元的套餐样品,餐车服务人员也只推荐30元以上的套餐,除非乘客主动要求,否则便宜的食品饮料绝无现身机会。

对此,常常需要坐火车回家看父母的黄小姐告诉记者,春运期间回趟家,好不容易买到票了,上车后却还要面对吃饭难问题。“虽然回家坐的是动车,路上时间较短,平时大多可以不在车上就餐,但春运期间往往行李较多,无形中增加了赶车的时间成本,又为了减轻负担不会带太多食物上车,因此在车上就餐是不可避免的。”黄小姐表示,自己也曾问过有没有15元的盒饭,但大多数的回答都是“卖完了”,不得已只能选择贵的盒饭。

在列车这样处于封闭的环境中,食物价格普遍比生活中要贵一点,这是可以理解也能够接受的,但如果这一贵就是翻了两倍甚至三倍,无怪乎有人抱怨铁道部在“趁火打劫”。甚至有人发出疑问:“是不是因为方便面翻倍卖有损名声,所以铁道部就让比较隐晦的高价盒饭来赚钱?”

据一家从事铁路餐饮服务的企业内部调查,目前旅客对铁路餐饮服务的整体满意度仅为30%左右。与国外旅客更愿意在火车上享受美食不同,中国的旅客更愿意携带便携食品乘坐火车。旅客对铁路餐饮服务的意见主要在于“餐饮服务质次价高”、“服务质量差”、“乱宰旅客”等等。

垄断引发铁路餐饮乱象

有业内人士表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国铁路餐饮服务多以内部“承包”为主,其中不合理的制度设计导致价格偏贵。“所以说,‘天价盒饭’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更多的是涉及到列车餐饮服务体制改革的问题。”该业内人士坦言。

参与为列车配餐的易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副总经理徐长庆告诉记者,长期以来,我国列车餐车,多实行的是与铁路客运段挂钩的“准承包”制度,这并不是真正的市场化运作方式,其中一系列不合理的规定,导致铁路盒饭价贵质次。徐长庆解释说,所谓“准承包”制度,就是铁路餐车的工作人员,每趟出车向铁路局(或铁路分局)客运段交纳数额不等的管理费和承包费。“这种承包,不是遵循市场经济规律面向全社会招标,而只针对铁路职工内部,非铁路职工没有资格分享这块利益蛋糕,而有意承包的铁路职工则相互以每趟出车交的利润多少和对手展开竞争。”

在徐长庆看来,这种承包制度并不是面向社会全体的,基于市场经济运作方式的招标。而这种仅仅以交利润多少为依据的简单竞标方式,往往忽略了餐饮业最核心的服务及餐饮的质量,导致铁路餐饮“质次价高”。“除了承包制度欠缺外,一般承包铁路餐车的铁路职工,还不能自主经营。他们对原料没有采购权,只能通过统一进货,然而这些统一进货的原材料,价格普遍高于一般市场零售价格约10%—20%,这也是导致员工不得不以高价来售卖餐饮服务的重要原因。”徐长庆表示。

相对封闭的内部竞标,缺乏竞争的垄断经营,以及为争夺餐车经营这块肥肉而产生的腐败现象,都与真正开放透明的市场理念大相径庭。在此情况下,出现成本仅数元的盒饭卖到40元天价的事,自然也就不稀奇了。

让列车盒饭多些“市场味”

在强势蛮横的垄断面前,“旅客进了车厢,就变成了挨宰的目标”,除了接受垄断高价、贡献垄断暴利之外,别无选择。高度垄断,让社会资本没有进入餐车参与承包的条件,给餐车的虚高价位提供了便利之门。

有专家表示,要想化解火车上物价虚高问题,当务之急是铁路部门让餐车冲出“围城”,打破垄断经营,引入竞争机制。徐长庆建议,可以火车上的经营区域分块,在经营同种商品的区域内引进不低于两家的企业,甚至可以实行公开招标制度。只要有了竞争,价格就会趋向合理。

在台湾地区,列车餐饮服务的公开招标制度已经实现多年,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据台湾方面的有关资料显示,台湾地区铁路管理局举办某列车餐饮业务委外招标,中标厂商提供的条件是每月支付171.5万元新台币的权利金,仅此一项,台湾地区铁路局就可增加2058万元新台币的收入,此外还解决了铁路提供餐饮服务人力不足、服务不专业的问题,一举两得。

但对于大陆列车餐饮来说,破除垄断,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其实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早几年前,铁路部门对此并不缺乏美丽的承诺。2007年,铁道部运输局就曾下发过《关于做好CRH动车组餐饮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决定在北京、上海、武汉、广州组建4个餐饮服务公司负责动车组的餐饮服务,并表示“条件成熟后,可跨区域经营,形成竞争机制”。然而,6年时间过去了,在列车餐饮方面并没有出现明显的“竞争机制”,而几个所谓的“动车餐饮服务公司”也多是各相关铁路局的“下属公司”。

但徐长庆表示,现今已启动的餐饮服务外包改革,还是取得了一部分成效。“目前在列车配餐领域活跃的企业有易食股份、武钢后勤集团等。这些公司通过招标等途径,承包下部分铁路线路的餐饮服务,有效提升了铁路餐饮服务水平。”但徐长庆也承认,今年春运各地所曝出的“高价盒饭”问题,表明餐饮外包改革并未完全到位,我国列车餐饮服务外包程序上还存在透明性有待加强的问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即使是由餐饮外包企业将盒饭送入餐车,其中还可能存在铁道部门、列车,以及企业之间的利润分成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好,各方逐利,盒饭价格自然会高。

“想要解决垄断问题,引入市场机制,做到公开招标是最佳的方法。因为从理论上来说,只有引入竞争机制才会让商品慢慢回到合理均衡的价格。”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教授张国元说,“但6年的试验,说明了想要在列车餐饮上引入市场竞争机制,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因此,就需要一个折衷的办法作为过度。在我看来,最好的折衷办法就是制定监督机制,同时铁道部可以对列车餐饮的价格进行公开听证,听取消费者的意见,制定合理的价位区间。这也是在垄断还无法完全打破前的一个过渡方法。”

有网友质疑,现在高铁车票价格跟打折后机票差不多,为什么不能跟飞机一样,采用免费配餐制度?但这个建议想要实现的基础在于,铁路不再是一家独大。事实上,在票价大体一致的情况下,哪家航空公司若没有免费餐点饮料提供,可能就会被乘客抛弃,但铁路运营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乘客再不满、再愤怒,只要买了火车票,就逃不出铁道部门的五指山。

正如一些媒体所说的那样:垄断是一种病,靠自身无法痊愈,惟一的可行出路只能是通过外部力量的强力介入,推动整个高度垄断封闭铁路系统的全面整体性改革。而这样的改革行动,究竟还有多远?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王大凡瓷板画真品图片

国腾

电焊机器人

减震器什么牌子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