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接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8-(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1:57 阅读: 来源:接头厂家

清露从没带过孩子,虽然已有三十万岁,但三十万岁,对于神仙漫长无边的寿命来说,相当于人间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

大概是同为莲的原因,她对这个孩子有种难以言语的感情。见他窝在自己怀里睡得这般安逸,嫣然笑起。

这孩子与众不同,才眨眼功夫,已长了一大截,原先才五六个月大,现在已有四五岁。

清露抱着他不免有些吃力,扯了些干草和树皮,用术法凝化出一张软榻,将孩子搁在榻上。

忙完这些,她也累得紧,不时在软榻边阖目打坐。哪知刚一阖眼,榻上的孩子已睁开眼。

一双碧蓝清寒的眸光,幽幽望着她,眸底的天真,顿时不见,反倒变得冰冷犀利。只见孩子身躯一晃,再不是孩子模子,而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少年幽幽站起,一袭蓝袍被风鼓吹如浪,墨发三千,垂至脚踝,那双碧蓝程亮的瞳仁深邃如海,直盯着清露不知在想什么?

继而眸光一垂,冰冷中逸出一丝暖间,修长白皙的修指一转,随手幻化出一条毯子盖在清露身上。

清露肩上一暖,反射性地醒来,对于突然出现的少年,她吃惊之余,吓一跳,纤指不时按在剑鞘上,蓄意待发地道:“你是谁?”

少年眸底幽光流转,嘴角牵牵,素指扯扯肩头的长发,那随意慵懒的样子,说不出的性感诱人。

心噗噗直跳。

这是清露化成人身后,头回在男人面前心跳加速。

这少年自然是美的,他的美浑然天成,纤尘不染的如同一朵临池而绽,灼然翩翩的白莲。

即便在见惯凡逸那般清俊出尘的美男后,仍让她觉得眼目一新。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才发觉自己眸光火热过了头,心虚地转向他处。

适才想起榻上的孩子不见了,心底一沉,长剑出鞘直指少年:“孩子呢?”

少年身躯一顿,波光潋滟的狭长凤眸里盈满了笑意:“你很在乎他!”

声音清亮充满了磁性,戏谑的言语哪里像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分明是个成熟的男人才会有的,只不过清露没听出来,反倒被他的外表迷得七荤八素,一颗心越发跳得快。

“无需你管!说,你把孩子弄哪去了?”她将剑又凑紧了些。

对着这样的美男,她虽然紧张,但理智尚存,知道那孩子对于六界来说意味着什么,她怎敢有半丝怠慢。她料定,孩子的失踪与少年脱不了干系。

少年望着她伸过来的剑,没有丝毫惧怕,微微瞥了眼,不紧不慢地伸出两根白皙素指将剑锋往边上挪开,嘴角一弯,笑道:“大概是在你睡着那会,他自己跑了!”

清露见他说得坦实,忙收回剑,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能自拔。

那孩子若真是个魔,她私自放走他,师父定不轻饶于她!此番一想,不由娥眉紧蹙。

少年将她心思瞧去,拂拂如云浪般的袍服,轻笑道:“姑娘看似修为极高,不知可否收在下为徒,授之一二!”

清露闻之身躯一顿,诧异地望着眼前的美少年,一个念头忽然在心底晕开。

会不会这少年就是那孩子?或许是他长得太快?

想归想,自然还要认证。她记得那孩子身上的气息,不时凑近少年细闻一番,见气息果然一样,不时微微一笑。

又见他表情未变,像是在跟自己玩捉迷藏,也就没挑破他。

“可是你自己说的!”清露含笑起。

少年点头,料到她已猜着自己的身份,便默许了。

他初来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还很陌生,极需一位法力高深的人守护,而她便是最好的人选。

虽然她是修仙派的,但与他来说,仙魔尚无好坏之分,他只知道,她是真心对他好的,不然她也不会为了自己将她那位师兄打伤。

“叫什么?”清露笑颜逐开继续问道。

少年一愣,他乃天地孕化,尚缺个名字。

清露见他愣在那,望着身边含着露珠的花草,眸光一亮,轻笑道:“我叫清露,你就叫晨流吧!往后,我就是你师父!”

“晨流!”少年反复念叨名字,嘴角不时逸出一丝笑意,显然对这名字十分满意。

清露见他心思单纯,心底反倒松了口气。

她想,这样的人只要好好引导,绝对不会成魔的,她对他有信心,便留下来耐心教导他。

晨流长得极快,一个时辰后又长高许多,此时的他已高过清露一个头,面貌也越发清俊,除了思绪尚还单纯,其余都与成熟男人无两样。

清露望着这样的他,双颊通红,不知不觉有了女儿家的羞赧。

晨流见她脸红了,担心地问她:“师父可是病了?”

说时抬手在她额上抚了抚,却被清露迅即避开。

“男女授受不亲!你虽是我徒儿,但你我男女有别,还需遵从那伦常!”清露慌乱地侧过身,心里不时生起一股道不明的情绪。

她不知自己这股情绪打何而来,只是在面对他时,慌乱的无措的很。

忽想她想到自己出来已有些时日,是该回去向师父请罪了!

这些日子晨流在她的教导下,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她想,他的本性是善良的,只要不要激发他的魔念,他就没有成魔的机会。师父看到这样的他,应该会网开一面。

带着这样的心思,她想带晨流回去。

清露将自己的想法与晨流说起,晨流倒是默许了,只说:“师父在哪,晨流就在哪!”

清露被他逗笑,望着这个高过她一个头,明明看起来比她还要成熟的男子,忽觉这声“师父”十分刺耳,只是他叫惯了,一时也难让他改过来,也就由了他。

清露领着晨流回到眉洛山,跪在元芑圣君座前请罪。

元芑圣君望着座下双双跪地的两人,一个劲叹气。

继而素指一点,一团白光掷出,直朝晨流飞去。

晨流只觉身上一紧,已被缚魔索绑了个严实。

晨流没想到清露的师父会是这样一个老顽固,一怒之下,体内魔念顿生,强大的魔力冲破缚魔索。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今日到此哈,周日会有加更的哈!

奥铃扫地车价格市场报价

船用碰钉锁紧片镀铜船用保温钉焊钉单价

克孜勒苏定做42方饲料运输车厂家

柴油福田风景国五面包冷藏车能上牌价格

厂家生产工业电热水器电热水炉

粉尘加湿机郑州双轴加湿搅拌机批发

电力工程热浸塑钢管黄石批发

从化市专业代写投标书公司

金属孔板波纹填料供应商青海250Y孔板波纹填料

佛山工地架子管友发焊管建筑支架钢管外墙架子厂家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