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接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银行信贷员的苦夏境遇贷款炒楼仍然在进行

发布时间:2021-02-01 16:58:11 阅读: 来源:接头厂家

一个银行信贷员的苦夏境遇 贷款炒楼仍然在进行

这个夏天,对小李来说是不折不扣的苦夏。  小李是深圳某银行的信贷部客户经理,主要负责对中小企业的放贷业务。从去年11月以来,日益收紧的信贷政策,不仅让中小企业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也使得他的放贷任务日益艰巨。而他的放贷对象——中小企业的老板们,往往“不务正业”,将获得的贷款挪用于炒楼。  无法完成的任务  “放贷额度越来越紧了,现在手头上还压着1000万的贷款没放出去。”晚上7点多,还在开会的小李给记者发来了这则短信。他感叹,近些日子来行里分配的贷款额度越来越少,贷款业务完不成了。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每一次上调存款准备金之后,行里的贷款额度就会减少。而作为负责放款的客户经理,小李每天都先要在行里查询当天的信贷额度是多少。小李介绍说,目前他所在的支行每天放出的经营性贷款额度,多则几千万,少的时候一分钱也没有,“就算一天有几千万额度,但一出来就放完了,基本上轮不到我。”  其实,小李所在的银行作为国内知名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在为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方面一直走在同行前面。即便如此,那“1000万的贷款”已经在他手头压了一个月之久。  让他怀念的,还是货币政策还未收紧的那段好时光。“那会儿,基本上不用愁贷款额度,最高的时候,一天的额度能达到1个亿以上。”  “从前是坐着收钱,现在是跳起来都没钱”,小李说。因为放出贷款后,他们会得到各种比例的奖金提成。现在,放出的贷款变少,他们拿到的奖金也相应减少。  不过,最让小李和他的同事们沮丧的是,行里的总贷款额度虽然在缩水,但是贷款任务不减反增,全年完不成任务已不可避免。  从2009年5月到今年上半年的两年时间里,小李所供职的银行在深圳的经营性贷款总额超过110亿元。今年上半年,随着贷款额度收紧,该行的经营性贷款总额已降为20亿元,而贷款额度收紧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  “领导分派给我们的贷款任务可一点都没少。”按照规定,放贷任务每年递增三成以上,小李今年全年的贷款任务是7000万元,比去年的5000万元增加了40%。  这样下来,年底就必然会有完不成任务的员工。“完不成任务,只会归责个人,奖金会少很多。”小李说。  他所在银行近日发布的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业绩增长超出预期,其针对中小企业贷款的金融产品亦获得市场好评。  央行于近日下发文件,要求将商业银行承兑汇票、信用证、保函等业务的保证金存款纳入存款准备金的缴存范围。“以后的日子恐怕更不好过了。”小李说。  贷款炒楼仍在进行  小李还告诉记者,等着他放出1000多万元贷款的,都是深圳本地的中小企业老板。  这些企业的主营业务各不相同,有的在华强北做电子生意,有的做物流,还有的做农产品。当然,他们还会做一件事——炒楼。  虽然深圳早已是被限购的城市之一,但写字楼和商铺并不在限购之列——成交量和价格也一直在稳步上升。美联物业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深圳二手写字楼价格指数为273.60,样本的成交均价为50695元/平方米,环比上升2.13%,同比上涨48.14%,较2007年基期上涨173.60%。  “炒楼跟他们的主营业务没关系,银行放贷不是要走审批程序吗?”记者问道。虽然进入这家银行未满两年,但小李显然对企业老板挪用贷款炒楼的潜规则见怪不怪了。“我来之前就是这样了。我们最关心的是能否收回本金和利息,符合风险控制原则就好。至于审批程序,有买货合同就行。”他说。  据媒体报道,近期浙江、广东等地的中小企业陷入经营困境,甚至出现倒闭的现象。相比之下,在深圳,这批挪用贷款炒楼的中小企业老板们显得颇为另类。  “开工厂的遇到人力成本上升,做出口的遇到人民币升值,想贷款做点事情的又遇到货币政策收紧,其实他们也很无奈。”常常和这些“不务正业”的老板打交道的小李也颇有感叹。

金昌公务员考试

甘肃西部计划考试时间

兰州三支一扶考试

陇南事业单位考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