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接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古村落的华美蝶变【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42:57 阅读: 来源:接头厂家

许村村民带着孩子观赏艺术作品。武俊杰/图

7月的太行山,蔚然深秀;清漳河畔的和顺许村,再次吸引了世界一流艺术家和众多社会学者的关注。7月17日至30日,由天凯集团主办、许村艺术公社承办,中国当代艺术家、“许村计划”发起人渠岩总策划的2017中国·和顺第四届许村国际艺术节再次展现了它无与伦比的魅力。和顺县许村国际艺术节是两年一届的艺术盛事。在这里,民俗文化与现代文化融合,历史文化与前卫艺术交融,国内艺术与国际艺术碰撞,使许村走出了太行山,知名度不断提高,被誉为“中国乡村艺术的798”,成为接续中华文脉、探讨乡村文化重建、融汇乡村文化与当代艺术的试验田,也成为和顺县委、县政府加快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步伐,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的重要平台。去年以来,许村先后荣获“中国美丽休闲乡村”、“中国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山西省旅游示范村”等称号。第四届许村国际艺术节的主题是“神圣的家”,来自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等7个国家和地区的10位著名艺术大师,以及北京、上海、广东、江苏等地的十几位国内艺术家相聚许村,走入乡间,融入村民,开展艺术创作、交流、讲座、培训,创作一批高水准的艺术新作,推出和带动一批当地的艺术新人,用艺术的手段诠释“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艺术节举办期间,还启动了美国乡村音乐教学工作室、举办了许村手工艺集市、当代艺术讲座、王若瀛钢琴演奏会、艺术家作品展等活动,同时开设了儿童绘画班、儿童钢琴班、儿童合唱课、儿童英语班等助学计划和培训活动。

用当代艺术激活古老乡村

许村的历史可上溯到春秋时期。旧村遗址为唐朝晋王李克用驻军的营寨,祖先是于、杨、范、王4大姓,明朝开国年间由山上迁到山下建村,挖出了太行山区至今最深的井,直到现在还是村里主要的水源。由于恰在与河北省邢台市交界处,从明清时代起,许村就形成了一条两地互通有无的商业街,一直保存到现在。因没有任何资源,许村与许多太行山腹地的小山村一样,一直都处于落后和穷困的状态。许村无疑是中国古老乡村的一个活生生的标本。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传统意义上的乡村似乎正在走向没落,日渐凋敝,古老的建筑在坍塌,民俗正在淡化,在岁月的沧桑中守望纯朴乡土的只剩独孤老人。有人说,渠岩是许村复活的灵魂。许村国际艺术节发起人渠岩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第一批前卫艺术家之一,也是当代知名的跨界艺术家。从2007年起,他便开始了自己的艺术推动乡村复兴计划和实践,2011年,许村国际艺术公社成立,“中国·和顺首届乡村国际艺术节”举行,来自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丹麦、澳大利亚、波兰、捷克及国内的艺术家驻村创作,每人留下两幅作品作为许村的永久收藏。之后,每两年举办一次国际艺术节,艺术节期间,邀请中外艺术家进驻许村艺术公社进行为期两周的艺术创作,为邀请艺术家提供往返机票及艺术节期间的食宿、画室和绘画创作材料,艺术节结束时举办作品展览、作品画册等。经过几年的努力,渠岩和他的团队将许村建成了具有国际影响的艺术家创作基地,也让许村恢复了昔日的繁华和热闹。“家园从来就不是一个静态、机械的建筑,也不是局限人与人关系的人间组织。相反,家园是由当代政治、生态、科技、社会和自然集结而成,且不断生长和流动着的‘生命轨道’。”在许村艺术公社的一间酒吧内,渠岩侃侃而谈。如今,许村已成为澳大利亚艺术基金会、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绘画室、台湾大学乡村研究所、山西大学、太原理工大学等国内外十多家机构的创作写生基地。7月30日,在第四届许村国际艺术节闭幕式上,渠岩深情地说:“许村之所以有魅力,就是在于许村村民与外来艺术家等不同主体之间,共同构建了一个和谐温馨的乡村情感共同体。尝试在不同公众与思维传统之间、城市与乡村之间、世界与乡土之间,建立起相互理解的桥梁。艺术家通过半个月在许村的生活与创作,积极融入许村当地的日常生活和地方记忆之中,感受和接续民族的历史遗存与文化传统。并激发出极大的创作热情,给许村留下了珍贵的艺术作品,我要向他们表示感谢。我也要感谢许村的村民,感谢他们对艺术家情感上的认同和生活上的照顾。许村国际艺术节已经深深嵌入许村地方文化与生活中,已经被村民接受和喜爱并接纳为自己的节日。许村国际艺术节的生命活力得益于外部文化资源与当地文化逻辑成功嫁接,许村的实践也证明了,这种共生关系是可持续性的。”

传统与现代在这里完美融合

许村国际艺术公社大都由被闲置和废弃的旧影视基地和传统老屋改建。既保留了传统建筑的外观,又重新改造和调整了内部空间与设施,让它既有传统建筑的原貌,又有现代生活的使用功能,舒适、方便。既要了传统的“面子”,又有了现代的“里子”。渠岩和他的团队用老房子作为载体寻回精神家园,让村民看到老房子也可以现代化,潜移默化地引导当地村民培养文化修养和提高审美能力。从许村每间老房子的修缮,到老房子中每件家具的摆设,关注到了每一个琐碎的细节。明清老街的修缮依旧延续明清年代的风格,老房子的室内设计也回归原始。村里人扔掉的用了十几年的生活器具被捡回来做成装饰品,老家具也被回收回来,重新摆回老房子。村民们从改造老房子中见到好处、得到实惠,纷纷效仿,修复村里的老房子。并且人人手持一本文明手册,学习文明用语和文明行为。言谈举止发生了变化,村民素质也显著提高。许村的改造极大地颠覆了许村人对城市生活的印象,让许村找回了历史的脉络,让许村人找回了家族的灵魂。“不破坏原有的来建设一个新农村,它的新不是表面的新,而是有内容注入,是实际生活的态。”渠岩说。因为渠岩的艺术改造,许村很多年轻人都回到故乡,解决了乡村复苏的根本问题。许村改造为我国新农村建设提供了有益的借鉴和范本。它没有采用那种“革了以前所有命”的方式,而是因地制宜,循序渐进。通过文化来保留住原生态的历史,用行动本身与古村落进行互动式建构,用原有的资源来创造了一个新农村。

本报记者 任冬梅 实习生 张莹 石佳

动天地手游

仙灵剑

神谕手游

相关阅读